明仕亚洲开户,明仕亚洲官网开户,明仕亚洲娱乐开户
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正文 第257章 :幻想主义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终极高手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    最快更新终极高手最新章节!

    谁料程亚梦却兴师问罪地道:“怎么,本姑娘就这么不值得你碰?哼,看来我对你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我赶快申辩道:“吸引力超大了!就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儿!”我红着脸坏笑着,悄悄地望着风情万种的程亚梦,心里忍不住一阵阵悸动。

    是啊,面前这个穿着时尚衣装,娇美如天使的漂亮女孩儿,就是我朝思暮想,爱的如痴如醉的爱人啊!

    她的美是一个传说;我们的爱情也是一个传奇。

    我趁着心热,一把将她拥在怀里,矛盾的心理活动,却悄然将我束缚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程亚梦的双手在我后背上使劲儿地将我抓紧,然后抱紧。她将脑袋伏在我的肩膀上,悄然问了一句:“赵云龙,你今天晚上-----真的要在这儿住下?”

    我的脸上又是一阵热辣,我不明白程亚梦问这句话是什么动机,但是我的心,却因此呯呯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我轻轻地点了点头,道:“放你一个人住在这里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程亚梦笑骂道:“是不放心,还是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我动情地道:“有企图!企图保护你,企图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看着你!不想浪费任何一秒钟能看着你的机会!”

    程亚梦沉默住了,但是她却突然间呜咽了一声,令我有些猝不及防!

    紧接着,我感觉到肩膀上一阵湿润,我顿时一惊,轻轻地将程亚梦推开,我顿时愣住了:

    程亚梦竟然流泪了!她哭的很矜持,但是却很动情-----

    我不由得万分诧异起来,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!

    难道,她是被我的话感动了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在我的印象中,程亚梦何曾如此脆弱过?

    望着她这突然间楚楚可怜的样子,我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!

    程亚梦究竟怎么了?难道是受到什么刺激了?

    从我在海名地铁站接她过来之后,她就表现的相当奇怪,无论是举止还是言谈,都跟以前大相径庭!尤其是她此时的哭泣,更是令我疑惑!

    她怎么了?

    她究竟怎么了?

    我在心里急切地追问着------

    程亚梦的眼泪是那样的真实,真实的令我感到震撼,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她哭了,她竟然哭了!

    她还想掩饰,但是她脸颊上两行清晰的泪痕是掩饰不掉的,我轻轻地拿手触了触,试探地问道:“怎么了程亚梦?这是?”

    程亚梦强挤出一丝近乎真实的笑,将脸颊靠在我的肩膀上蹭了蹭,轻声道:“我这哪儿是哭啊,这明明是笑嘛!是笑!我是高兴,我是高兴-----”程亚梦近乎于掩饰地笑着,辩白着,但是在我看来,这种掩饰的辩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我扶着程亚梦的肩膀,用力地摇晃了一下,皱着眉头提高音量追问道:“程亚梦你必须告诉我,究竟是怎么了,为什么要哭?你骗不了我,你肯定有什么伤心事,对不对?”

终极高手啃书网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啃书网推荐阅读:至尊小农民
/>     程亚梦用手抚了抚自己湿润的脸颊,仍然是掩饰地道:“本姑娘开心着呢!我是被你感动了!我啊,特别喜欢你刚才说的那句话,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-----我感动,我是感动了!”程亚梦不敢抬头看我,只是兀自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明察秋毫的我当然能发现,她的眼睛里,明明蕴藏着一种特殊的情愫,我的判断没错,她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。我试探地冲她问道:“程亚梦你老实告诉我,不许骗我,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一遍一遍地重复问她,但是得到的仍然是相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不肯讲,那我只能焦急地做出了种种猜测,我盯着她追问: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”这样一问我自己都觉得汗颜,这个世界上,还有谁敢欺负程亚梦?

    程亚梦摇了摇头,笑道:“别瞎猜。”

    我再猜道:“是不是-------是不是张华强还在烦你?”

    程亚梦仍然摇头。

    我又猜道:“那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,突然之间黯然神伤了?”

    程亚梦照旧是摇头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我将一切可能的与不可能的因素都猜过了,也都一一问询于她,但是程亚梦始终守口如瓶,她似乎想将这种苦楚自己一个人承担,一个人忍受。

    我叼了一支烟,望着程亚梦,她脸上的泪痕已经风干,只是眼睛里仍然蕴藏着几丝湿润。我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有什么苦处不能跟我说呢,还非得偷偷掉眼泪。程亚梦我还不知道你吗,如果不是遇到了很大的伤心事,你会哭?”

    程亚梦伸手从我嘴里将香烟撤出,捏在两指间,顺势一弹,那烟正好准确无误地飞到了门后的垃圾篓里。

    她冲我笑了笑,道:“不许抽烟!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望着她,有些无奈,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此后是良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倒是程亚梦故意强装出兴奋,顺势偎依在我的肩膀上,动情地道:“赵云龙,真想躺在你的肩膀上,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笑道:“会的。这一辈子,我的肩膀只让你一个人靠。”

    程亚梦反问了一句:“那下辈子呢,不让我靠了?”

    我捏着鼻子逗她道:“下辈子再说!不知道多少美女还在排着队呢!”

    程亚梦怒吼一声,施展抓挠神功在我身上拍打了起来,一边‘施暴’一边霸道地道:“赵云龙我告诉你,你的肩膀只允许我一个人靠,你是本姑娘的唯一,本姑娘也是你的唯一!”

    我幸福地承受着程亚梦的虐待,心里却象种下了一份心事。程亚梦流泪的样子,仍然在我心里深深印刻。我总觉得,她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我,抑或是受了什么委屈,抑或是其它-----

    我知道程亚梦不想说的事情怎么问她也不会说的,因此也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轻轻地拥着程亚梦,良久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她也用双手紧紧地抱着我,没有丝毫放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我意识到需要休息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,我拍了拍程亚梦的后背,轻声道:“休息吧,早点儿睡。”

    程亚梦抱在我后背上的手得到了一
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终极高手啃书网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啃书网推荐阅读:至尊小农民
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丝缓解和放松,然后轻盈地撤退,我顺势扶着她的肩膀,正面望着她,她也拿一双扑闪着的大眼睛盯着我,脸上略微含羞。

    我想在她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,但是却没好意思实施,只是拿手刮了一下她俏美的瑶鼻,笑道:“有你在身边真好,但象是在做梦,甚至比梦还美好。”

    程亚梦却道:“要是这场梦永远不会醒,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你也是个幻想主义者啊!”

    程亚梦摇晃着脑袋拎着我的手荡起了秋千,另一只手趁机将一颗蓝色的泡泡糖叼在嘴里,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再问了一句:“写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程亚梦得意地笑道:“今天写了三千字!把大纲、主线什么的都写出来了!”

    我赞叹道:“厉害!你还真准备当个女作家啊?”

    程亚梦嘻嘻道:“兼职作家呗!从今天开始,本姑娘也是精神食粮的制造者,我希望所有的人都喜欢看我的书,能在我的书里找到快乐!”

    我只是一笑,没再说话。想叼一支烟,又怕程亚梦批评我,于是强忍着作罢。

    程亚梦也许是发现了我的疲惫,松开了我的手,道:“你早点儿休息吧,今天又要工作,又要过来陪我,肯定挺累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望着程亚梦俏美的容颜,终于忍不住在她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,道: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过身,移步到了旁边的床铺上。

    我伸展双臂打了一个大哈欠,脱掉了西装,然后熟练地蹬掉鞋子。

    正准备脱袜子的时候,我猛地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:我那六十多块钱一双的名贵袜子,竟然破了个洞!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心想这袜子也破的太意外、太及时了!我扭头望了一眼程亚梦,冲她尴尬地笑了笑,但是没好意思向她提出补袜子的要求。我想她一定很累了,还是等明天也再说吧。

    不过我倒是挺纳闷儿的,我这人不迷信,但是这次袜子破洞,却让我觉得象是有一种什么特殊的暗示似的。在一定程度上来讲,它也让我更清晰地记起了当初在C首长处时的愉快时光,那时候每天运动量很大,我的袜子经常被脚趾头顶破,而程亚梦则担负起了为我补袜子的重任,补过多少次,已经记不清了,但是那种定律式的生活,却象是一种由衷的乐趣,令我怀念,令我难以忘却。这种回忆与现在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以至于我在回头望向程亚梦的时候,突然觉得程亚梦变了,变的更加稳重,更加懂事,更加性感美丽。

    此时的程亚梦也已经坐在了床上,但是她没有脱掉鞋袜,而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,我在她的眼神里,再一次感觉出了浓浓的心事。

    倒是程亚梦突然笑问了一句:“袜子又破了?”

    我略显尴尬地道:“破了个小洞,嘿嘿。”

    程亚梦感慨道:“莫非你长了一双大力金刚脚?什么袜子穿在你脚上,都不禁穿。”

    我捏着鼻子道:“可能是它想锻炼一下你做家务的能力吧!以后啊,这种情况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程亚梦大呼一声‘讨厌’,然后轻盈地走了过来,将我脱下来的袜子拎在手里,自嘲地道:“看来,本姑娘是为了帮你补袜子,才出现在你的生命当中的!”
明仕亚洲官网(明仕亚洲官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.CC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终极高手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终极高手的人也喜欢看